微西风博客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/ 其他分享 / 正文

小男人大女人爱看的小说推荐:虐心情感姐弟恋小说-《南漂遇艳:忽悠美女老板》

那天,我因为紧张,将一杯酒不慎泼向了一个美女老板的超短裙,我以为大难临头,可是没想到却因祸得福,随后被她叫到房间,一到房间,她就把我——

一部以浙江丽水以及下面县城,景宁,青田为背景的旷世奇缘。

男人忽悠女人叫调戏;女人忽悠男人叫勾引;男女相互忽悠,叫爱情。。

献给那些追求真爱的女性们!

——小男人

下载地址:

http://www.weixifeng.com/wangpan/index.php?share/file&user=649533269&sid=PpmCscnO

七年前,我总是会问自己,认识蓝姐是因为贪恋她的身体,还是因为爱。

这个问题曾经困扰我很久,如果是因为爱,为何我会没有勇气娶她,从而把她深深地伤害,而如果是因为性,为什么我又可以为她付出一切,包括生命。

七年后,我偶尔还会问自己这个问题,只是,我不用再会为它纠结了,因为什么,早已不再重要。

七年前,我跟一个朋友搞了一家旅游文化公司,为了公司经营,我们南下浙江,在那个浙江最贫穷落后的城市,我认识了我这一生最爱的女人,柯蓝。

那是因为我们的公司快要经营不下去了,主任通过丽水旅游局的朋友介绍了一个女老板给我们,说对我们的公司很有兴趣,想来给我们公司进行投资。

主任先是通过那个旅游局长跟柯蓝联系上了,她决定再第二天请我们吃饭,我们满怀信心地前往。

那是我们第一次见到她。

我们是先到的,坐在豪华的VIP包房里,我刚要拿烟出来抽,主任忙说:“别抽,女人怕烟味,尤其这样从国外回来的女人!”

我点了点头,又把烟收回去了。

我们都有点紧张,因为这个女人对我们投资与否,决定到我们公司的命运。

她来了,挎着个小包,走到了门口,一转头,对我们微微一笑,就在那一瞬,我发现了世界上最美,最诱人的女神。

一身素雅,身材高挑,那气质比我在电视里看到的明星都要大,关键身上还有一股海外的气息,就是不一样。

还有那胸,很圆,很挺,微微显露的乳 沟,白皙迷人。

我想也就是那一眼,我就爱上了她,年轻的时候爱一个女人,是没有道理可讲的,也许就那一眼。

她走了进来,一直对我们微笑,我们立刻都站了起来。

“哎,你们好,你是吴中人先生吧?”,她的普通话不是很标准,但是却十分的轻柔动听。

她主动跟吴主任握手,纤细的嫩手真白.

主任咧着嘴笑说:“是的,幸会,幸会,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,柯大美女身上真的有一股无与伦比的气质,简直犹如西施,哦,不,貂禅,哦,都不,这世上就难找到像——”

她有点不好意思一笑说:“吴先生,你真是过讲了,很高兴认识你们,哦,对了,这位怎么称呼?”

吴主任忙说:“小林,快给柯总名片啊!”

我把我的名片双手奉上。

她也递过了她的名片。

接她名片的时候,我又无意或者说是故意地看了下她的胸,真诱人,几乎能让人当场窒息。


她看了看说:“哦?满好的吗?天下奇美,林幼童,恩,不错,真是年少有为!”

而我也看到了她的名片,设计的十分优雅大气,全是外文,没有一个汉字,连名字都是,我看到的是:“KE LAN”

我忙说:“不敢当,我刚大学毕业,还没有多少见闻,希望您多多关照!”,随后一声极其不自然的笑。

她说:“恩,好的,对了,我叫柯蓝,呵,名片还是西班牙用的,我刚回来不久,没来得及做中文名片!”

说着,她坐到了我们的中间,那是上坐,两个男人一边坐一个,能跟她坐到一起,我感到特别开心,她的身上的气味也真好闻,那天她穿着一件米色的高跟,鞋,米色的职业短裙子,粉色的丝袜,以及米色的职业上衣,看起来十分的得体。

她对我们说:“对了,我听毛局长跟我说了你们的情况后,我满感兴趣的,呵呵!”,她先是开门见山,打破了我们的僵局。

吴主任一听这个,忙激动地说:“柯总,来,这杯,我敬你!为了我们的相识,也为了你对我们的公司感兴趣!”

“不敢当,呵,你是大记者,我们地方还都要靠你来宣传报道,介绍给外界呢,我敬你!”

主任敬过她酒后,我在那里心里掂量着,下面,要我敬她酒了,不能等她先举杯,我要先来,而且我敬她酒的时候要说什么话呢?我在心里构思着,我的性格有点内向,不太擅长与别人打交道,如果对方是男的,还好说,可是一碰到这么漂亮的女的,就发怵了。

“来,小林,我也——”,她竟然先举杯了。

停,慢镜头,就在这个时候“杯具”发生了。

我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怎么了,我猛地抬起头,然后一抬手,操——

这些都是真的,天呢,我桌上的那杯酒被我碰倒了,因为胳膊扫到,力量过大,高脚杯,满满的大半杯红酒连杯子一起飞向了她的——

是的,是两腿之间,短裙中间,要死了,真的要死大了——我连忙伸手去捞,这一捞不要紧,我还是慢了一步,杯子哗啦掉到了她的两腿间的裙子上,而我的手也抓到了那里,酒全部洒了出来,从她的裙子上一直流了下去,流到哪儿了,我想大家都知道了。

我不去捞还好,一捞,手也按到了那儿,杯子是抓住了,但是她那儿也被我碰到了,很有弹性,很湿润,而我也要倒霉了,全完了,什么都完了,我喘息着,紧张着慢慢地拿起那个杯子,她那儿红了一大片,酒还在哗啦地从她的裙子上渗透到她的两腿内侧,而后又从下面流到了地上,真的,完了,什么都完了。

我们都呆了,而她被吓的,一句话也没说,真的,静静地愣在那里,犹如被人用刀子架在了脖子上一样。

第一次见面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这样看起来只能说是个喜剧或者说是悲剧了,可是谁也没有想到,这个事故不但没有让我们倒霉,反而有了很大的收获,所以说,人跟人怎么认识,都是上天的安排,每一种认识都可以有很美的将来,也自然每一种认识都可以有很糟糕的未来。

谁能说的好呢?


最要命的是屋里的一个女服务生也看到了,那个丫头没有笑,匆忙地跑了出去。

她紧紧地皱着眉头,胸脯不停地起伏着,两个硕大的蜜桃在那里一上一下,脸早已红透了,一直红到了耳根,身体一直僵硬着,直直的。

她知道双腿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眼睛根本不敢往下看。

那酒还在渗透,我想如果她不穿职业短裙就好了,如果她穿的是裤子就好了,如果她可以把腿分开就好了——

这样的职业短裙正好形成了一个平面,杯子根本无法从她双腿之间掉下去,她是在杯子滑落的时候条件反射地分开大腿了,只是双腿被裙子包的已经无法分开。

我们知道完了,一切都完了,我被吓坏了,身体都哆嗦起来,可在这个时候,谁都不敢说话,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,因为这场面根本不是一句道歉可以化解了,简直太尴尬了。

一个女人坐在两个男人中间,两个男人都看到了她双腿之间发生的事故。

完了,真的完了,本来我们设想的很好的,两个男人预谋了一个晚上,准备忽悠这个女人前来投资,可是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而这一切都是我亲手造成的。

愣了足足有一分钟,真的有,那一分钟感觉起来好漫长,她的身体开始抖动,不安,局促,可是她愣是不敢站起来,她被吓坏了,这样一个高贵的女人,举止优雅的女人,是不能容许有这么糗的事情发生的,可是就这么发生了,而且还在饭局刚刚开始。

我仍旧盯着她看,看看她的脸又看看事故现场,她真的好可怜,好象要哭。

我回头看到服务生拿着餐巾纸跑了进来,但是愣在手里,根本不敢过来,也不敢说话,是啊,难道说:“柯总,你擦擦吧,擦擦就没事了,一会就干了——”,那是肯定不行的。

局势还在僵持着,谁都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啊,以前也有过,比如不小心洒到临坐的腿上,但那多是男的,而且都是一点点酒水,而这次,杯子是因为我过度紧张,胳膊扫到她的裙子上的,这样的事情谁都没有经历过,我想就是主任活了这四十多年,二十多年的报社工作经验,他都没碰到过这样的尴尬场面。

我真是个败类,我要死了,我跟她一样紧张,甚至比她都痛苦。

她那红润的嘴唇被洁白的牙齿快要咬破了,她闭了下眼睛,然后深深地呼吸了下,接着用手捂住脑门——

如果这是一个官场上的女人,也许很容易化解了,甚至还会说:“呵,没事,满凉爽的!”,可她毕竟是从国外回来的,国外哪有这样的酒场,而且她太优雅,太羞涩了,根本无法化解。

她只有逃了,她挣扎了几下,猛地站起来,然后用包放在裙子前面然后匆忙地就往外走,我跟主任的目光目送着她离开,主任终于说了句:“哎,柯,柯总——”

我看到她的裙子后面,后面不是很多,只是下面的一角,湿透了。

而我们的计划也黄了,主任见她走后,身子整个垮到了桌子上,然后欲哭无泪地长长叹息一声:“哎——”,就抱着头在那里不停地摇着。

我第一次见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被搞成这样。

而我,傻傻地愣在那里。


主任在埋头在那里沉寂了许久,然后猛地抬起头拍着桌子说:“幼童啊,幼童,你怎么能干出这样的荒唐事情呢?——到底还是太年轻了,太毛糙了啊!——你让我说你什么是好呢?完了,全完了,我们的事不要紧,这事要是让毛局长他们都知道了,我,我以后还怎么有脸在丽城混啊!”

我深刻地体会到了主任的无奈与辛酸,我弱弱地说了句:“我去给她道歉吧!”

“道歉?”,主任苦苦地“哎”了声说:“你就别添乱子了,这事对于这女人来说简直就是见不得人的事,你去给她道歉,怎么说?对了——”,主任忙说:“幼童,这事千万别说出去,谁都不要说!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接下来两人都是沉默,过了许久,主任拿起筷子哆嗦着手说:“别想了,吃吧,不吃这一桌菜就浪费了,都是好菜,看,鲍鱼,鱼翅都上了,人家这是多大的热情招待我们啊!”,说着,主任吃了口菜,然后狠狠地把那杯红酒喝了下去,而我也接着把自己的那杯酒喝了下去,碰倒的是她的酒杯。

两个男人硬是把满桌菜吃光了,把两瓶红酒也喝光了,吃好后,我们都有些微醉,然后两个人晃着身体,自暴自弃地往外走,走到收银台的时候,突然一个服务生叫住了我们:“哎,两位先生,你们那桌还没有结帐呢!”

主任扶了扶高度近视的眼镜说:“不是结过了吗?没有结?”

“是的,先生,刚才走的那位女士预订过的,但是没结帐!”

“多少钱?”,主任的神情变的十分沉重,我想他一定想到了被我们吃掉的那桌鲍鱼,鱼翅,以及两瓶高档的外国红酒。

“加上两瓶红酒,一共三千六百块!”

当服务生说出那个数字的时候,我们都呆了,三千六百块?主任差点跌倒,三千六百块,那个时候,我们两个人身上的家底加起来也不过就三千块,这是我们的全部家当,也是主任大半个月的工资,我记得那个时候,他刚拿工资,因为公司没有赢利,我跟他就靠他的工资维持。

但是总不能吃白食吧,这么大的一个记者,外加一个皮包公司的总经理,如果让人知道吃饭不买单,赖帐,那传出去更是让人笑掉大牙。

可是钱不够啊,怎么办呢?两个男人更是着急了,几乎比先前的场面更让人尴尬。

“先生,这边买单?”,服务生很友好地一笑。

“哦,好的,好的!”,主任晃悠着身体,一下扑到了收银台前,然后抿了抿嘴巴说:“怎么这么贵,我跟你们这酒店的老板认识——”,我知道主任要说什么,意思是能不能优惠一些,可是他又感觉这实在太掉价了,又没有接着说下去。收银员说:“那要不你给我们陈总打个电话?”

主任忙摇头说:“哦,不,不,三千六百块是吧?”,收银员又是微笑点头。

怎么办呢?

主任说:“呵,你长得可真漂亮,对了,这样,我们钱没带够,我们打个电话给朋友过来结帐好不好?”,我在旁边听着都起鸡皮疙瘩了,几乎都无地自容了,这几个服务生肯定早听说了刚才包间里发生的一切,也知道本来应该是那个女人付帐的,可是发生了那事,我们两个人为难了。

那个服务生说好的,主任走了过来,扶着我的肩膀说:“幼童,你给她打电话,看看能不能让她来结!”,我想主任是醉了,先前没醉的时候,是不能让我再去联系她的,感觉那无比丢人,可是现在竟然感觉不到丢人了,我想他一定还是没完全醉,不然,他自己就打了,可是他还能感觉到仅存的一点面子,因此把难题交给了我。

我愣着没动,一直没动,我也二十五岁的人了,这事,我怎么能干的出来,他怕丢人,我也怕丢人啊!

主任明白了我的心思,有点可怜地苦口婆心地说:“幼童,这事情本来不会如此的,可现在,我也不是怪你,你就全当委屈下自己——”,主任说的也是,事情是因为我而起的,我有责任,可是我还是说了句:“主任,你看,能不能问其他朋友借钱,毕竟找她,不太合适——”

“破罐子破摔吧,找其他朋友,回头一来,肯定起疑心,我的朋友跟酒店各方面都熟悉,那万一再听到服务生说了什么——那不就是把这事给桶了出去了吗?你还小,她都三十多岁了,肯定把你当弟弟什么的,你跟她电话,就说我喝多了,不舒服,先走了,你出来后才听说要付帐,一听说这么多,你没带那么多钱——”

我明白了,主任这么一说,的确有道理,可是,刚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,她还愿意来买单?怎么可能呢?不过话又说回来,她也怕事情被别人知道啊,一定呀怕这事情被闹大,这样一想,她如果够聪明的话,应该会的,我想我就不要面子了,这个时候还要什么面子啊,主任把她的电话给我了,我拿出手机,听着他跟我说的电话,我每拨一个数字都犹如过刀山火海一般,实在压力太大了,号码输上去了,我只要一按那个键,对方也许就会接了,不过也许因为刚才的事情太过愤怒不会接,不管了。

我拨通了那个号码。


电话通了,我本以为她并不会接我的电话,可是她接了,所以说,人跟人的素质就是不一样的,到底是国外回来的。

只是她的声音有点冷漠,又有点无力。

“你好——”,只是这么一句。


我咬着牙说:“柯总,是这样的,主任先走了,我出来后,他们说还没——”,我还没说完,她就说:“哦,是还没结帐是吧,你等下,我打个电话过去!先挂了!”,她的确善解人意,这么快就领会了我的意思。

放下电话,主任忙说:“怎么说的?”

我说:“她说打电话过来,应该没问题了!”

不多会,收银员接了电话,很快她又挂了电话,挂过后对我们说:“哎,两位先生,不好意思,你们可以走了,实在抱歉,请谅解!”

主任晃着身体,我扶着他往外走,没走出去,我的电话又响了,竟然是她,她在电话里说:“对了,林——林总,你到我这里来一下好吗?我有话跟你说!”

有话跟我说?我连忙点头说:“恩,好的,柯总,好的!”

“开元国际大酒店,你到8388房间来!”

“恩,好的,好!”

挂了电话,主任醉熏熏地说:“谁的电话?”

“是她的,她竟然让我去她那——”,我的确感觉太不可思议了,我搞出了这么大的糗事,她竟然还让我过去?

主任听了这话,摇了摇头,清醒了不少说:“她真是这么说的?让你过去?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“恩,那你赶紧过去啊,哦,对了——”,主任用力扶了下眼镜,然后手一把按住我的肩膀说:“幼童,还有希望,还有希望,出了这事,她不但没怪罪你,还把帐结了,现在又让你过去,这说明什么啊?”

“说明什么?”,我说。

“至少她对你印象不错啊,说不定因为这事,歪打正着呢!你现在就赶紧打的过去,到那后,听我的,先给她赔礼道歉,然后看准时机,就跟她谈投资我们公司的事情,记住了!”

我感觉机会的确又来了,我说:“好的,主任,你放心吧!”

过来了辆的士,我钻进了车里,主任站在那里晃了下身体又喊了句:“幼童,记住了啊,千万别再闯祸了,记住我的话!”,我在车里跟他挥手,真是有种“壮士一去兮不复返!”的感觉。

坐到车里后,突然感觉酒劲上来了,我喝了有一瓶红酒,以前不怎么喝这酒,这酒的后劲可真够大的,坐到车里后,头开始痛,开始晕,就在那短短的时间里,我好象醉的不行了。

车子在开元国际大酒店前停了下来,我整理了下衣服,然后站直了身体,没有任何停留就往里面走去,然后上了电梯,按了八楼,电梯上行,我手握着拳头,在心里不停地对自己说:“不会有事的,这次一定不会出事的,她找我一定是好事,一定是!”

电梯开了,我走了出去,一直走到了8388房间前,站在那里,愣了下,想去按门铃,结果按了几次都没按到,差点没站稳,我知道我是醉了,只是脑子清醒,我不觉得着急起来,我想以我现在醉酒的状态是没办法跟她谈事情的。

我按住了门铃,听到了屋里的门铃声,也听到了她的声音:“来了,来了!”

我的心跳的更加厉害了,似乎比先前更加紧张。


门开了,我扶着墙,随后迅速地站直身体,强作镇定姿态面对着她。

她换了衣服,腿上一条打晃的白色裤子,很宽松很休闲的那种,上衣穿着一件白色的左右束胸的衣服,两边交叉地包裹住MM,胸口露的很大。

她上下看了看我说:“进来吧!”

我走进去后,身体踉跄了下,幸亏她背对着我,我差点扑到了她的身上。

她猛地转过身来,我继续强行镇静。

“你喝了好多酒吗?”,她冷冷地说,然后白了我一眼说:“坐吧!”

我没有动,我知道我不能动,我要是一动,也许就会真地跌倒,我老家是苏北农村的,从小到大没喝过几次红酒,跟主任出来后也多是白酒,这酒喝的时候怪好喝的,可是后劲实在是太大了。

她又说了句:“坐吧,没事!”

我刚一动,然后就要倒下,她猛地扶住了我,我整个身体压在了她的身上,她用力,咬着牙齿,皱着眉头扶着我说:“哎,你怎么了?怎么喝成这样子啊?你站稳,快站稳!”

我急促地喘息着,然后望着她喃喃地说:“柯总,我,我没事——”,我用力想去站稳,结果刚离开她,差点又跌落到了另一边,她又急忙把我拉住,她一用力,我又倒回了她的身上,她急的不行地说:“哎,你干嘛啊?你是不是想呕吐啊,是不是啊?”,我打了个嗝,她被吓坏了,我用力地咽着喉咙,还真是想呕吐,她被吓的神色大变,然后都急的要哭地说:“你可别啊,我刚换的衣服,你站稳,我扶你去卫生间,快站稳!”

她的身后就是那张大床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虽然醉酒,但是脑子微微地清醒,我如果不喝多,打死也不敢这样对她啊,我失去了重心,她也快支撑不住了,她想把我放到床上,她往后一退,还没来的及抽身把我放下,结果被我死死地压在了床上,幸亏床很有弹性,不然,她的身体肯定被我压坏了,我正面压在她的身上,床弹了几下,她的胸脯好柔软。

她小声地叫了声:“啊——”,我看着她,摇了摇头,眼前有些模糊,她双手缩在一起,哆嗦着说:“你——你快起来,快起来,你压到我了,听到没有?”

我知道发生了什么,可是大脑对这事情的判断失去了标准,我实在太累了,不想动,所以就那样压着,微微地喘息着。

她在我身下用力地推着,用了好大的力气,终于把我翻到了一边,我一转身就趴在那里,蜷缩着身体,我特别想睡一觉,睡一觉就舒服了。

隐约听到背后的声音:“天呢,我怎么认识你们,冤家,真是冤家,气死了!”,接着就听到她在卫生间里放水的声音,我想我不会吐到她身上了吧,我不知道,大脑一片空白,头疼的厉害,只想睡一觉,睡一觉——

后来,真的睡着了,睡的很沉,我感觉我睡了很久,醒来后发现屋里都黑了,我伸手去摸了床头的灯,打开灯后,我一回头就看到她蜷缩着身体睡在我的身边,衣服都没脱,双手抱着头,蜷缩成一团,特别可爱,特别迷人。

我看了看时间,已经有十一点多了,我睡了七八个小时,酒醒了,我慢慢地想起了先前发生的一切,我知道,这下更完了,主任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别闯祸,可是又闹大了,天呢!我慢慢地想坐起来,溜走,可是我刚要动,她猛地伸出了胳膊,还有那修长的腿,一下子把我困住了。

她的手搂住我的脖子,腿放在我的腿上,头埋在我的胳膊下面,然后头还不停地蹭着我,真有意思,太不可思议了,这个时候的她跟个孩子一样,那么修长的身体埋在我的身体下面,睡的是那么的香,微微的鼾声,真是犹如一个圣洁的小天使一般。


我猛地关掉了床头的灯。

我想如果她醒来后发现这样,就更糟糕了,主任嘱咐我好久别再搞砸了,怎么我就偏偏醉掉了呢?我轻手轻脚地去把她的手拿开,然后又试图去挪开她的腿,结果我还没碰到她的腿,她的手又猛地搂住了我,这次比前一次更紧了,几乎让我窒息,我牙齿咬着嘴唇,紧张地在那里喘息着。

她还说话了,搂住我说:“毛毛,别乱动,妈妈搂你,不要乱动哦!”

毛毛?毛毛是谁?她的儿子?女儿?还是宠物?

我不敢再去动了,我要是再动,她肯定就醒了。

她说着,还亲吻了我下,我想她是睡着的,是在梦中。

“毛毛,你怎么长这么大了?”,她用手摸着我的头,又摸着我的脖子,然后又摸着我的身体,动作越来越快,然后我就听到了她“啊”了一声。

她迅速地离开了我,我听到她急促的喘息声,我也被吓的坐了起来。

“你要干嘛?你说你要干嘛?”,她质问我。

“我——我——”,我说: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怎么就这样了,真的,哦,对了——”,我说:“是我喝多了,好象你把我弄到床上的,然后——”

她一直不说话,我也停了下来。

“你现在酒醒了吗?”,她问我。

我说:“恩,醒了!”

“你下去!”,她有点严厉地说。

下去就下去,又不是我要上你的床的,我一转身就下了床,我知道什么都完了,刚要走,她突然又叫住我说:“你回来!”,她就跟小学老师训斥小学生似的。

“柯总,你还有事要吩咐吗?”

“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让你来吗?”,她在黑暗里冷冷地说。

“不知道,你说!”

她冷笑了下说:“我可真够倒霉的啊,我怎么就认识你们两个人呢?尤其是你,倒霉蛋——”,她呼了口气说:“吃饭时候的事,你不要跟别人说知道吗?”,她顺手打开了灯,然后我看了看她,她的眼睛瞟了我一眼,很讨厌我的样子。

“你放心,打死我都不会说的,主任也特意交代了,让我千万别说出去,你尽管放心吧!”,我咽了下唾沫,口干的厉害。

她瞟着我说:“你真的不会说出去?”

“一定!”

“我——我——”,她翻着可爱的眼珠子说:“我怎么才能相信你真的不会说出去呢?”

我想也是啊,可是我又怎么能证明给她看我不会说出去呢?

我说:“你说吧,怎么办?反正都是我不好,我该死,我混蛋,我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,真是的!”

“其实——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不算什么事,这事不丢人的!”

谁也没说这事丢人啊,你自己说的而已,我点了点头。

“对了,你多大了?”,她问我这个。

“二十五岁了!”,我说。

“小朋友一个,还想让我投资你们公司,就你这样做事不认真,毛手毛脚的,我敢去投资吗?”,她冷笑了下。

我被她这句话说的,心里十分不舒服,但是也只能忍着,她见我不说话,坐在床上,手抱着腿,仰着脸说:“你怎么不说话啊?”

“不知道该说什么!”

她转过头去牙齿咬着嘴唇说:“报复你!”

我心想,你才是小孩子一个呢?至于嘛,我又不是故意的,错是在我,可是天地良心,我绝对不是故意的。

她突然猛地转身,也下了床,走到我身边说:“没事了,你,你可以走了!”

我没有动,低下头想了下说:“柯总,你能听我说几句吗?”

她说:“说吧,别跟我道歉啊,没必要!”

我说:“我跟主任认识大半年了,主任人不错,对我也很好,我大学刚毕业,本来是想去他的报社找工作的,后来他跟我聊后,感觉我们性格投的来,于是就搞了这家公司,这半年来,主任吃了不少苦,他不是什么有钱人,靠那点死工资,跟老婆刚离婚,儿子也刚上大学,压力很大,本来想弄个公司赚点钱的,现在因为我,闹出了这事,我内心有愧,你看这样可以吗?如果你愿意投资,我不在公司做了,我出来,你帮他一把,他是一个特别有才情有想法的人!”

她听了这个,不说话了,而是在我身后说:“喝咖啡吧!”,她冲了一杯咖啡过来。

“谢谢,我不喝!”,我摇了摇头。

她喝了口咖啡,然后放下,接着坐回床上望着我,看了我老一会,然后深情地说:“其实,我对你印象挺好的!”

“谢谢你!”,我表情有些严肃,我要绷着,她好象动容了。

“还没有结婚吧?”,她很随和地问我,还带着一丝笑。

我点了点头。

“女朋友呢?有吗?”,这三更半夜的,她在问我这些话。她说着还往后仰了下,用手理了下头发,舌头抿了下嘴。

就是在这个时候,我突然想起了主任跟我说的话,卖身?出卖灵魂?难道她是想那样?是的,真是有可能吧,她特意让我来她的宾馆,难道就是为了让我不要把那事说出去?她完全可以在电话里说啊,还有,我睡在她的床上,她为什么也睡上来,并且还用手搂着我——

想到这些,我突然明白,哦,原来如此,我明白了,我笑了,有点小坏地说:“没呢,柯总,你想帮我介绍女朋友啊?”

她耸了下鼻子说:“我可不认识什么女孩子,还有,别相亲的时候又把人家小丫头弄的——”,她不说了。

我慢慢地靠近她,然后一转身坐到她旁边,她皱着眉头说:“你干嘛坐过来啊?”

我回头看了看她,笑着说:“柯总,你真漂亮,你知道我为什么那样激动吗?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就是因为你太美了,我当时乱极了——”,我一说,她就低头笑说:“小孩子怎么都学老男人油腔滑调的?”,我知道了,这种事情,总不能她先开口吧,我要主动,我一定要主动,豁出去了,反正都错那么多了,也许一鼓足勇气,一豁出去,一切就成了,再说了,她这么漂亮,为了事业,不算献身,我不委屈,完全赚了。

我伸手过去猛地关了灯,她又小声地“哦”了声,然后我猛地抱住了她,在黑暗中,把她抱的紧紧的。


黑暗中,她被我抱再怀里,她的身体轻微地抖动,紧紧地收缩,她没有去推我,只是把自己收的很紧,嘴里微微地说着,那声音几乎很低了,我抱着她都要用力地去听,她说:“你干嘛啊,你不要,你怎么可以这样?哦,不——”,我亲吻了她,有点霸道,我已经做了出来,而且她并没有很讨厌我的样子。她竟然慢慢地伸开胳膊也抱住了我,她伴随着微弱的喘息声,然后头伴随着我的动作配合着,亲吻着,两个人完全忘情地在那里抱着亲吻。

“哦,不可以,不可以,我——”,她猛地用力推开了我,然后急促地喘息着说:“你——你不可以这样,我们不可以这样!”

我愣在黑暗里,嘴上还是她舌头的味道,甜甜的,那感觉太美妙,虽然刚刚认识,但是却有了那种激动无比的感觉,那感觉我想不光来自身体,还有一半来自与情感,真的很奇妙。

午夜的山城下起了雨来,浙江的天气总是多雨,这样的气候与苏北并不相同,雨是说来就来的,我听到了雨落在窗台的声音——

黑暗中那个男人茫然地愣在那里。

两个人都在急促地喘息着,突然也就是一瞬间,他们又抱在了一起。

我抱着她再次亲吻着,在急促的喘息过后,她似乎比先前更加的急切,亲吻了好久,两个人都已经被远方袭来的大火烧的失去了理智,似乎还伴随着水蒸气,热气腾腾的,我慢慢地把她压倒,然后在她的身上,从额头,鼻子,嘴巴到脖子一点点地往下面侵袭,我做的小心翼翼,虽然我对女人并无太多经验,但是理智告诉我,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,她需要什么样的方式。

她的身体在我下面急促地起伏着,也许她太过敏感,也许在国外生活方式让她把*看成一件很美的事情,也许她需要享受这个,等等,我只是在内心猜测着。

她慢慢地发出了轻柔而甜美的声音,那声音让我颤抖着,我完全失去了任何理智,这次是一点也由不得自己去思考了。

我慢慢地拨开她的胸口,只是用嘴巴左右走去,她的胸就露了出来。

“啊——”,她紧紧地抱住我,身体把我困住,头不停地顶着枕头,蹭着床头说:“不要,不要好吗?不要好不好?”,但是从头顶传来的声音告诉我她一定不是拒绝。

我头抬起来,然后抱住她的身体,又去亲吻她的嘴唇,然后两个人又在那里亲吻着,慢慢地,她开始伸手去往我下面游走。

外面的雨越来越大,两个人开始疯狂地侵袭对方,退去对方的衣服,就在我们都光着上身的时候,她突然紧紧地抱着我说:“我们不可以这样,天呢,怎么可以这样,我们刚刚认识,不是吗?才刚刚认识啊,怎么可以呢?”,她自言自语地说着。

我用力而去,她“哦”了声,吸着气,然后又咬住了我的嘴巴。

“不要去多想了好吗?”,我轻轻地说着,我想那个时候,我的灵魂是圣洁的,没有任何杂质的,也不带有任何的欺骗,只是本能地身体属于她,贪婪地在这个女人的身上,享受着每一丝美妙。

“你比我小——”,她在难以控制的夹缝中与我说,只是这么一句。

“没事,这不算什么——”,我更是艰难地说着。

而后,两人又不去说话,再次缠绵,直到两人下面的衣服也全部退去,在柔软的酒店大床上,在弹性十足的床上,我抱着她那柔软,凉爽,又伴随着温暖与新奇美妙的身体——

外面响起了雷声,伴随着闪电,山城的闪电似乎就在窗户边,把屋里不停地一下下照亮,每一次闪电来临的时候,我都看到她那张脸,那被汗水浸湿的头发,那乌黑明亮的眼睛,那可爱的鼻子,那粉润的嘴唇,而每一次雷声传来后,她就会紧紧地抱住我。

似乎都感受到了那种节奏,雷声传来后,我进入了她的身体,她的指甲有点长,几乎刻进了我的肉里,雷声袭来的时候,我会猛地进入,她就会叫一声,就是那样,两个*的身体交缠在一起,编织在一起。

那一夜,我感受到了从来都没有过的美妙,学生时代的那仅有一次的恋爱,让我感觉那只是一种仪式,而从未如此地感觉身体被打开,被放入蜜糖中,在她那甜美的口中,在那犹如蜂蜜的汁液中,一点点地融化。

直到我在她的身上一点点殆尽,豪无保留完全地交给了她,然后我紧紧地抱着她,发出婴儿般的声音。

静静地,两人抱在一起,她不停地抚摸着我的头发。

她还在抚摸着我的后背,一直抚摸到下身,我笑了,咯咯一笑说:“你没事吧?”

“没!”,她摇了摇头,外面的雨也停了,在黑暗中,我看不到她的脸,身体还在一起,没有分开。

“你不开心吗?”,我再次去问她。

她说了句:“我不知道!”

她不知道,而我似乎知道了,她是有点后悔了。

“不要把这个事情说出去好吗?”,她为什么总是感觉我会把跟她的事情说出去呢?她这么的不相信我吗?这么地在乎别人的眼光吗?她真的是从国外回来吗?她应该很开放才是,可是她却是那么的保守,保守的让我有点难过。

我点了点头,说:“你放心吧,我不会说出去的!”

一切本应该很美好,可是因为她如此,似乎变的苍凉了。

“你去洗澡吧,你先去!”,她笑了下,然后拍了下我的身体,我点了点头,猛地爬起来,我没有开灯,摸索到了卫生间,到了卫生间,我打开灯,看着光着身体的自己,看着脸红的自己,我皱了皱眉头,然后猛地用手洗了把脸,不停地揉搓着脸,不是梦境,一切是那么的真实。

站在莲蓬下,我胡乱地洗着身体,用浴巾包裹着自己的身体,我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,外面仍旧是黑暗,她在黑暗站了起来,然后也走过来,她要去洗澡,她没说话,刚走到我身边,我突然从后面猛地一把抱住了她,她“啊”了声,然后被我抱着,仰着头靠在我的身体里,我亲吻着她的脖子说:“不要后悔好吗?我不是坏人!”

她仰着头,双手伸到后面抓着我说:“我没有把你当坏孩子,我很开心,真的很开心,可是,我要结婚了,很快,所以你不要把这个事情说出去——”

我犹如触电般地松开了她的身体,她愣在那里,愣了会,她走到了卫生间,我站在那里听到了里面的水声。

静静的,我走回床上,打开灯,然后一件件地穿上衣服,穿好衣服后,我看到了床头有一张支票,先前是没有的,我想我没看错,我去看那个支票上面的数字,个,十,百,千万,十万,一百万——

那是我这辈子都没见过的数字,我呆了,呆在那里。

推荐阅读

文章标签:

版权声明: 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
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weixifeng.com/post/230.html,尊重共享,欢迎转载,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,谢谢!

分享本文:

Hello!看完文章有何感想呢?
  • 无聊

    0

  • 流汗

    0

  • 嘿嘿

    0

  • 支持

    0

  • 疑问

    0

已有2位网友发表了看法:

头像
1L明月登楼  2015-11-15 19:32:04 回复Ta
呵呵,过来支持一下!手机浏览博客感觉也很棒!
头像
1L649533269  2015-11-15 20:46:48 回复Ta
@明月登楼 那必须哒

发表评论*(使用右侧的多说进行评论,外链是无Nofollow的哦!)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请勿使用“IE模式”或者“IE浏览器”进行二次回复。上一篇  返回首页  下一篇

Top